宠物鼠首页

公司新闻

贾也:三打孙小果——一个正义打不死的“小强”(死刑犯)(第14页)

时间:2019-06-11 18:38;作者:admin

您现在的位置:宠物鼠 > 宠物酒店 > 正文

贾也:三打孙小果——一个正义打不死的“小强”(死刑犯)(第14页)

  云南发出的初查通报,确实有一些语焉不详的地方。 这个可以理解。

毕竟孙小果案时间跨度很大,查清所有的细节需要一个过程。 舆论追问得急迫,坊间传言又太多,不释放权威信息就难免被动。

但面对这样一个匆忙推出的案情通报,很多人都会心情矛盾。

就我而言,虽然我的小本本上的确有一些不同的内容,但我还是选择相信“权威信源”。 这是一种理性的“选择”,即使它不能回答我对孙小果案的全部疑问。

  在研究孙小果这个案子时,有个细节让我印象特别深刻。 1997年,孙小果第二次案发之后,云南法制报做了一篇富有正义感的报道,还配发了很有力量的短评。

但半个月过去之后,该报又在头版做了一个孙小果父母的“专访”,感叹“可怜天下父母心”。 如果不是因为不可描述的外界压力,哪家报纸会这样自我打脸呢?专访恶性案件嫌疑人的父母,这样的新闻操作在那个年代恐怕也是匪夷所思的。

孙小果的生母和继父即使再有能量,但以他们的职位,恐怕是很难让一家省报“甘愿”蒙受这样的羞辱的。 这是让我特别想不通的地方。   南方周末的报道出来之后,中央和云南省的领导都对该案做了批示,要求严查。

孙小果被判处死刑,二审依然维持原判。

那个时候,孙小果的生母因为包庇孙小果的前罪被判刑五年,他的继父则被撤职。 但让人疑惑的是,虽然这两顶保护伞没了,但孙小果依然逃过了死刑复核。 当时死刑复核权还没有上收,很多地方死刑案件的二审和复核,基本上都是“二合一”的。

但在孙小果这个案子上,云南高院显然另有一套班子在为他专门“复核”,并且冒天下之大不韪做出了不核准的决定。

孙小果后来的再审改判和减刑,都堪称“系统性操作”,政法系统很多官员都卷入其中。

孙小果这家人得有多么长袖善舞,才能让那么多有头有脸的人为之卖命啊!那些甘愿被孙家驱使的人,他们会不会也有自己的“苦衷”?  从这两个疑点中,似乎总能感觉到一只隐形之手的存在。 它也许不是人们所猜测的“生父”,甚或不是某个具体的人、而是一种畸形的权力结构,但在孙小果这个案子中,它的确操纵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力量,让死刑犯摇身一变而为“大李总”。

在我看来,大要案督办组的进驻,正是奔着这只神通广大的“手”而去的。 如果不能彻底瓦解这种庇护恶行的神秘“结构”,就很难说是除恶务尽。

联系我们

CONTACT US

联系人:蔡经理

手机:13760975259 / 18820878083

电话:0757-81808470

邮箱:ruitianLED@163.com

宠物鼠开户

?